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知识管理 > 内部刊物 > 特供信息

知识管理

过度杠杆化让中国经济“骑虎难下”

据财新网报道,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、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42l日在中国财政学会2017年年会曁第21次全国财政理论研讨会上表示,中国当前威胁最大的是过度杠杆化,以及去杠杆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系统性风险。楼继伟认为,近年来消费在中国经济增长中发挥了主要拉动作用,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比重持续上升,显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;目前中国主要领域“四梁八柱”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已经确立。 但是,当前也存在部分行业产能过剩、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、地区经济走势分化、金融风险隐患不容忽视、环境污染依然严峻等问题,需要高度重视,防止其演变成为扭转经济大势方向的不可抗力。“当前威胁最大的是过度杠杆化,以及去杠杆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系统性风险”。楼继伟称,目前中国整体杠杆率为250% ,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高达l60% ,由于80后消费观念改变和购房贷款增长,近两年居民杠杆率也上升了近50% 。财政杠杆率也不容忽视。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全国“两会”答记者问时称全国财政杠杆率为36% ,楼继伟认为,这是规范统计的杠杆率,“假PPP真债,假引导基金真债有多少,很难分得清楚”。他称,由于地方政府控制了一些国有企业,使得相当一部分的财政杠杆率变成企业的杠杆率。此外,金融部门多层次加杠杆,特别是小银行靠拆借维持运转,短钱长用,拆来拆去把风险定价不断提高,“适度紧缩压杠杆的时候,过不去的就是这些企业”。楼继伟认为,目前出现的一些信用债甚至一些基层政府债务违约是好现象, 不管是私企还是国企,一旦债务违约就要承担损失,中央坚持不救助,出现债务违约可以教育市场、教育投资人。他强调,化解金融风险是现实问题,但去杠杆也不能过快,否则会出问题。去年经济工作会议给出强烈信号,货币政策要稳健中性,货币政策适度紧缩一下,马上看到股债双杀,说明了金融体系的脆弱性,因此降杠杆需要一 个过程。

【主持者言】虽然我们此前也说过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是一位个性鲜明、敢讲实话的官员,但是他跟其它官员一样不能免俗:从正式职务上退下来以后更敢讲话,讲得也更加到位。此前他曾经直言要戳破加杠杆“买”来的经济稳定幻像,这次他又继续谏言过度扛杆化是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,加杠杆,从货币金融这个角度来说是要增加贷款,继续增加货币供应,从政府财政的角度来说是增加赤字,同时,去杠杆化的过程也充满了威胁,很可能引爆系统风险,这就像上期特供信息里打的那个比方, 中国经济这几年从三米跳板走上了十米跳板,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,骑虎难下,如何在不引爆系统风险的同时能够尽量悄无声息的卸下杠杆,是决策层近几年面临的最大挑战。 目前,中国经济整体杠杆率为250% ,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高达160% ,尤其是近几年由于经济增速放缓,我们还在不断依赖加杠杆来维持经济增长,大量资金层层加杠杆后在金融体系内空转,整体杠杆率更是在加速上升,这的确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。更加让人为难的是,去杠杆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,长期适应了资金和政策宽松的企业资金市场,一旦收紧,相当一部分企业就会遇到周转问题,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发雪崩式的市场连锁反应,近几年,无论是宏观经济数据,还是微观经济现象,都能够看出这种迹象。此外,楼继伟并不认同官方“规范统计”的财政杠杆率36% ,他认为实际上的财政杠杆率远远高于这个数字,楼继伟部长此前是一位极其熟悉业务的财政部长,主持者也倾向于向相信他的判断。接下来几年,在两难风险中小心翼翼的卸下高杠杆,将成为中国政府最艰难的挑战。难就难在,去杠杆和稳经济之间还是互相矛盾的,要想让经济保持速度,甚至还想再提高一点速度,管理层就不得不加杠杆但如果还继续加杠杆,银行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也会继续增加,让经济继续走上更高的跳板。目前来看,管理层在金融领城去杠杆的决心更加坚决,而在财政领域,出于经济政策的平衡考虑,财政政策还可能不得不比去年还要激进,一个例证是:今年第一季度出现近一二十年极其罕见的财政赤字。


 
财神爷.4826..com高手